五十五

给面子的叫五爷,不想给的叫十五。

被暴徒强暴了!【r18】

让回到家中,“我回来了。”这样习惯性地说着,却没有人回应。对啊,马可出差了,要到下周才能回来......今天忽然下雨了呢,得赶紧擦干头发,不然感冒了又会被马可唠叨......

“可恶,你是什么人!”让刚一进浴圌室就被人按倒,那个人蒙住他的眼睛,解下自己的皮带将自己双手向后捆住。“你不必知道,不过话说,你的小窝,很有趣呢......”来人用沙哑的声音说道。

“你是同性恋?那个男人和你是基友啊。”来人在四处走动着,似乎在很随意的参观。

“我说,你明明是个男人,为是么要和男人在一起?”

“要你管啊!快放开我!”

“哈哈,你是下边那个吧?居然甘愿被人骑,你确定自己不是个女人吗?”

“闭嘴!”

“我倒是很好奇,你在床上也是像女人一样吗?而且啊,你的对象真是......不怎么好看啊。”

“你这个**,不许你侮辱马可!”让生气了。

“他叫马可?你觉得他真的爱你吗?”他把让按在床上,使让背对自己。

“当然了,你这种人怎么可能懂我们!”让依然在挣扎。

“你就那么肯定?先不说两个男人在一起面对的压力,他随时都可以离开你,而你呢?到时候就不算是个‘男人’了。谁能保证他永远都不会厌烦你?”

“不,不会的......马可他不会的......他才不是那种人......”

“要是.....我毁了你呢?”来人在让耳边吐出温热的气息,让吓了一跳。

“你要干什么!你想干什么!”让再次挣扎起来。

来人将手伸入让的衣服里面,揉搓圌着让的乳/头,伸出舌头舔让的耳圌垂,他很满意的看着让的耳朵变成粉红色。“已经立起来了哦,你的乳/头......”他将让翻过身,顺便扒掉他的裤子。

让真的感觉到危险了,他只能挣扎,却无任何用。不想在自己和马可的床上,和别人做出这种事......

让已经被全部暴露了出来,来人不断地在他身上留下印记。

“等完事之后,你就不是他的了,只是一个在男人身下扭着身子求着要更多的***罢了!你说,他还会爱你吗?”来人狠狠的在让的耳边说道。

“求求你......不要......”让的泪流了下来,不想那样,不想被马可讨厌......此时的自己已经顾不得尊严了。

像是安慰他似的,来人轻轻的亲吻让的脸颊,“别怕,没事的......”

让别过脸,好屈辱......

“呐,润圌滑剂在哪?”来人问让。看到让没有回答他,恶趣味的拍拍让的【屁圌股】,“不告诉我的话,我就直接上了哦,那个时候我可不管你会不会痛。”看到让还是不打算回答他,他干脆的分开让的双圌腿,似乎真准备直接做。冰冷的双手刺圌激着让,让真的吓了一跳,“在......床头的柜子里......”他哭了起来,真的已经,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。

“早这样不就好了。”来人找到润圌滑剂。恶趣味的盯着让的私圌处。“哦?已经有反应了啊?我明明还什么都没做呢,你可真SAO......都不知道羞耻的吗?”好好地欣赏了一番让的表情,他终于开始给让kuozhang。


手指进来了,好痛,好难受......

真的插进来了!好大!

动起来了!好痛啊!

碰到那里了!有感觉了......

我已经不是马可的了......不是他的了......

“你在哭吗?那就哭出声啊!”用力的撞一下,“呜啊!”

“这种事情怎么能忍着呢是吧?想哭就哭出来!想叫就叫!”狠狠的冲撞着。

让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,嘴里还不停说着:“我要杀了你......杀了你......”

就保持着这样的状态,两人一起达到了高圌潮。

让还在抽泣着,侵犯者却不打算停下来。

抓圌住他的腰,使他坐起来。

正当让以为他要继续时,来人却摘下了他眼上的布条。

用含圌着泪水的眼睛勉强看清面前的脸,让忍不住轻喊出他的名字:“马可......”

事后

“说,这是谁给你出的主意!”让缩在马可怀里狠狠地说。

“抱歉,我答应了她不能告诉你。”马可抱歉地笑笑,双手拥紧怀里的人。

“是十五吧?”让很快就猜到了。

“......你能别找她的麻烦吗?”

“不能!嘶——痛痛痛!”因为太大声的说话,又牵扯到后面。

“没事吧?”马可关心的问。

“都怪你!”

......

“阿嚏!谁骂我?”十五我说着裹紧了衣服。


评论(4)
热度(7)

© 五十五 | Powered by LOFTER